首页 > 国资管理 > 正文

民资参与混合所有制经济需要解决的难题

来源:政工论文网   
分享到:
有关方面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随后,宝钢、中航科工和中国海运等多家
有关方面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随后,宝钢、中航科工和中国海运等多家央企相继成立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为混合所有制预热,舞台已经搭好;但理论界商界讨论得沸沸扬扬,股票市场炒作得热热闹闹的混合所有制,迄今未露真身。

现阶段如何定义混合所有制?它与以往的混合所有制有何区别?现今定义仍不清晰。

如果把股权多元化叫作混合所有制,那么重要国企的核心资产上市,都已实现了混合所有制。2013年12月19日,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以具体数据为例,印证“混合所有制”已成央企及子公司主流的结论:中央企业及其子企业引入非公资本形成混合所有制企业,已经占到总企业户数的52%。2005到2012年,国有控股上市公司通过股票市场发行的可转债,引入民间投资累计达638项,数额累计15146亿。2010年,新36条颁布以来,到2012年底,民间投资参与各类企业国有资产产权交易4473宗,占到交易总宗数的81%,数量金额总共1749亿,占到交易总额的66%。

这么多民资成为国有上市公司的股东,结果却是不停地重组、上市、融资,国企的治理结构未有根本性改进,国企高管亦官亦商的“变色龙”身份也未能得到有效扭转。2013年12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在一论坛上直指国企中的改革派、中国建筑董事长宋志平是中组部管的副部级干部,至少也是在中组部挂了号的。而宋志平式的混合所有制是民企民资“带枪投靠”,经营权还是没有对民间开放,而是掌握在国家手里。

黄淑和津津乐道的股权多元化的数据,与其说显示了国企市场化的成功,不如说显示了国企获得廉价资金的巨大能量——大量融资与某些周期性行业央企的巨额亏损,非国资的进入未能动摇一股独大的企业,恰好证明了混合所有制在非市场、非法治的背景下,如何橘化为枳。按照以往的国企改革模式,重组上市,不会触动庞大的国有企业,各个地方的国资委摩拳擦掌提高证券化率,鼓动旗下企业重组或者整体上市,不过是想再吃一次廉价资金的大餐,可惜,低迷的股票市场已经无力再为僵尸公司买单。

另一种关于新型混合所有制的定义是,引进民资建立合资公司,在公司治理中必须发挥民资的作用,建立利润导向的市场管理机制。这很难实现,过于弱小的民资与动辄千亿的央企相比力量悬殊,这些企业以小股东的身份进入央企,难以使目前国企低效的治理结构、行政色彩浓厚的官员任命制度得到根本改观。多元股权的上市公司都未能改变国企的面目,作为小股东的民资同样不能。

还有一种方法是国企直接向市场出售有价值的资产,如中石化等准备出售营销板块的资产,中石油准备出售西气东输的管道。但在市场边界不清、法律不够严谨、资产评估如面人一般被揉捏的背景下,大股东一股独大、企业最高层一言堂,很可能演变为国有资产的大流失,“国有企业管理层可能借产权变化改变治理结构‘化妆逃跑’”,任志强表示,“混合的结果,不是国有的侵吞民有资产,就是民有的侵吞国有资产,一定是这两种结果,不会有第三种结果。”

目前,新型混合所有制仍处于定义不清、目标不明确的困境,而清晰的目标与有效的手段是决定任何改革成败的关键。

以往国企上市被迫进行混合所有制,目标有短有长,短期而急功近利的目标是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向民间股东融资,用行政手段让国企大量上市,解决国企改革中最迫切的资金难题,但股票市场因此被扭曲,到现在仍未能恢复市场化配置资源的常态。也有长期目标,上市就像现在的混合所有制一样,被赋予了建立现代公司治理结构、通过股权实现全民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机制的长期目标。时至今日,我们应该客观地承认,短期融资目标很多情况下成了最终目标,国企的低效与行政化并未因花瓶式的董事会、股东大会而有本质改观。

在混合所有制具体执行过程中也存在难题,央企过于庞大的资产没有办法准确定价,因为此前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市场,外部的民企也根本不指望能够购买核心资产。

2月19日,中石化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并一致通过《启动中国石化销售业务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的议案》。董事会同意在对中国石化油品销售业务板块现有资产、负债进行审计、评估的基础上重组,同时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其中,社会和民营资本持股比例将不超过30%。如此庞大的央企资产向社会各交易对象出售,到底应该如何准确定价,甚至在出售条款中,政府与央企对已出售的资产是否仍享有收益权等,都将极大地影响定价。可以想象,一旦真正落实到混合阶段,关于国资流失、改革是否到位的争议将铺天盖地。

至于中小国企的边缘资产,定价方式多样,产权交易所就是其中的一种。从2011年至今,长江流域产权交易共同市场涉及的并购重组已超过1.5万宗,交易金额达1万亿元,其中非公并购占四分之一左右。

新型混合所有制改革即将开闸的关键时刻,我们蓦然发现,核心概念、底线游戏规则尚未厘清,让人不由得惊出一头冷汗。解决旧有困难的前提是不要再制造相同的新困难,我们正在动员社会之力为垄断企业买单,却又在继续制造新的垄断企业,这种南辕北辙的做法消解了部分的改革努力。

目前紧锣密鼓推进中的“国家铁塔公司”,就是国资改革背景下出现的又一个垄断怪胎。据《财经》杂志报道,2014年3月,国资委决定牵头成立国家基站公司,为平衡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利益关系明确为国家铁塔公司,具体由三大运营商出资组建,并允许民资入股。虽然民资可以入股49%,但该公司掌控基础网络,别无分店,垄断特质鲜明,缺乏对价,没有成本压力,如果接入费的监管再无法跟上,很容易造成上游定价畸形,最终费用只能转嫁给消费者。

取消垄断的国家铁塔公司议题,或者允许民间建立铁塔公司,方能彻底破局。那么,具体到能源资源行业,谁的机会和优势会多一些呢?在民资大举进入的领域,国家不应再设玻璃门、弹簧门。如果国家一方面占据传统能源行业,让民企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小股东,另一方面还在民企具有优势的新能源等行业试图设置政策障碍,将让社会投资者寒心。

要破除产权迷局,适应中国市场建立真正明晰的产权体制,还可以将国企边缘资产、与企业核心业务无关的资产彻底出售,如航空公司、冶炼公司的房地产,与公司主业无关,通过市场出售,价高者得,购买者获得完全产权。下一步,还可以随着市场的细化逐步外包业务。既然美国电信可以将接线后台外包到墨西哥或者印度孟买,中国的电信公司也可以用此方法降低成本,使运营环节彻底市场化。

以往国企改革一波三折,因为法律与利益的边界没有划清,因为不明晰的产权难以界定,民资的产权得不到保护,企业管理层在庞大的灰色空间生存。此次国企改革只有划清边界,建立法治经济规则,才能有助于社会效率整体提升。成功的企业有共同的特点:立足法治市场,遵守共同游戏规则,以利润为追求目标。否则,就是拿出再多的概念,其本质仍然不会改变。

(作者系财经评论家、财经专栏作家)

相关热词搜索:所有制   难题   

上一篇:国有资产流失分析及治理
下一篇: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模式与路径